第八届中国国际建筑工程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及新装备博览会

暨2020中国国际装配式建筑产业博览会

展会时间: 2020年2月24日-2月26日 展出地点: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老国展)

距离2020北京建筑工程四新展开幕还有:


案例研究|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大型养老社区配套设计策略

1、背景

  随着老龄化趋势的不断加剧,为老年人提供安全、舒适的居住空间已经成为极其重要的课题。与此同时,城镇化的发展使人口向城市集聚,城市规模不断扩大,在拥挤的空间中,人口的老化与社区及建筑的老化同步发展,而老年人居住的往往是老旧社区[1]。许多老年人开始在空气净、水质清的城市远郊寻求“归园田居”的养老生活,位于大城市外围的卫星城市或距离大城市主城区1~2h车程的地点是多数大型养老社区的选择。


  这类大型养老社区往往靠近可达性较强的快速交通网络和极具竞争力的自然环境资源。由于社区周边尚处于城镇化进程之中,生活体系和产业发展仍在起步阶段,健康、餐饮、休闲等与生活息息相关的配套还亟待完善,所以这类大型养老社区其实应当是一个自构完整体系,同时也是能对现有综合照料体系进行完善补充和持续性绿色运营的有机社区。


  这类大型养老社区与普通住宅区最大的不同,在于拥有充足的公共空间和生活配套设施。通过对国内外标杆案例的分析不难发现,通常在这类大型养老社区中,20%~30%的空间设计用于集中型生活配套,50%~60%的空间则是传统意义上真正的居住单元。20%~30%的公共空间即为本文研究的主要内容——探索如何让这些公共空间为老年人最大化地提供便利舒适的生活。


2、实现功能性支持

  对位于城郊的大型养老社区而言,公共空间首先要满足的就是老年人养老生活的功能性客观需求。由于周边生活体系不够发达,养老社区内需要有专用的公共空间来支持老年人最基础的日常生活,涵盖生活照料、医疗健康以及文体娱乐等功能,帮助优化老年人的身体和心理健康,使老年人能够积极参与,并享有良好的生活质量。


  在自理型老年人为主的社区中,医疗健康功能需要占到整体公共空间的20%,提供足够安全保障的生活照料通常占到15%~20%,而50%~60%则通常被用于实现文体娱乐功能。


  应尽可能地尝试让他们的生活方式得以在养老社区中延续,还应在考虑生活便捷性的同时给予老年人足够自由且积极的空间,在实现功能性支持的同时也考虑老年人的个体“情感需求”,在为老年人提供生活支持和风险规避的同时,避免让老年人成为被动照顾的对象,让他们得以保持自身的思考和健康行为能力。


2.1  医疗健康功能

  身体机能的退化使医疗健康成为老年人日常生活的刚需,因此通常来说城郊养老社区需要配备基本的社区医疗、康复以及护理服务,三者相辅相成。在此基础上还需要与社区周边真正具备急救能力的医院(二级及以上的医院)形成交通上快速到达或就医绿色通道的合作关系,同时与大型医疗机构形成转诊对接的就诊模式,以此构建一个比较完整的老年人社区医疗健康体系,弥补社区周边可能存在的医疗资源相对缺乏的情况。


  (1)社区医疗的可行业态包括社区医院、社区诊所等,可以定期为老年人提供健康体检、基础药物治疗、日常疾病诊断等服务,老年人在社区中就可以实现血压血糖等身体状况的及时监测,以及老年病、慢性病的日常治疗,避免了大医院人满为患的难题和旅途奔波的辛苦。


  (2)康复功能通常通过设置康复医院或康复空间实现,通过物理治疗、芬芳疗法、言语治疗、中药艾灸等传统疗法,让社区中患有慢性病或老年病的老年人获得一定程度的康复。例如,肌肉或关节已经开始衰退的老年人,能够通过定期的康复理疗恢复健全的生理功能,延缓衰老过程,维护生理机能的正常发展,甚至实现较高程度的自理,为失能、失智的老年人消除抗拒感、恢复记忆,让他们在社区生活中感到亲切和舒适,例如,在法国欧葆庭的养老社区中,即使是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也不首先采用吃药的办法,而是通过多感官刺激的空间环境转换及音乐、舞蹈等视觉、听觉和触觉刺激让老年人放松下来。


  (3)护理功能通常通过设置护理院实现,在老年人老化的过程中,提供一种长期持续照料的支持,给予有需求的老年人安全感,如为身心衰弱或患有疾病的老年人提供24h连续的陪护服务。


2.2  生活照料功能

  社区公共配套也需要涵盖老年人日常生活所需的餐厅、社区服务等功能。


  (1)一个提供合理膳食的餐厅,可以通过科学的营养搭配帮助老年人改善身体健康状况,也可以让老年人常常品尝到自己爱吃的味道,打造色香味俱全的养老社区。餐厅内还可以设置让老年人自己拿盘、取餐等流程,促进老年人保持自我思考能力和独立行动能力。


  (2)除了餐饮,通常大型养老社区还必须配备呼叫中心以全方位保障老年人在园区内生活的安全性。大多数养老社区都配有智能穿戴设备或定制卡片供老年人随身携带,居住单元内通常也都设置紧急呼叫按钮与社区服务中心连接,由专门的服务人员接听和监控,及时应对任何可能的突发事件,如老年人跌倒或受伤等需要应急处理的情况。


2.3  文体娱乐功能

  现代意义上的“健康”不仅指生理功能健全,而且还具有生理、心理和社会安宁状态的含义。对于老年人来说,除了医疗和生活配备,还需要具备文体娱乐等满足精神需求的功能,来帮助他们缓解社交上的隔离和孤独感。


  因此,多数以自理型老年人为主的养老社区均会设置琴房、茶室、健身房、书画室、图书馆等空间,让老年人在退休以后仍然能够获得精神需求的满足。


  例如,在北京金手杖养老社区,就有热爱舞蹈的老年人因养老社区中的舞蹈房和老年人组成的舞团而选择入住,老年大学、退休工作室等还能够帮助老年人在退休以后继续保持社会参与度和自身独立的话语权,延续或创造新的社会价值。


3、创造丰富的生活空间

  对于城郊大型养老社区而言,公共空间与配套在满足其功能性的同时,可以通过设计手法创造出多样且丰富的空间组合形式,避免让养老社区的设计落入“功能的陷阱”,在不断变化的需求面前显得手足无措,过度的功能关注也容易让空间显得陌生而不近人情[2]。


  在这样的空间中,老年人自发的健康行为可以得到支持,而在紧急情况发生之时也能有相应的支持,老年人可以获得较好的生活体验。以下是对于养老社区配套设计策略层面的思考。


3.1  打造流动而开放的空间

  对于养老社区来说,具有灵活性和开放性的空间有助于营造一种轻松愉悦的生活氛围,避免了传统刻板的养老印象。例如,在养老社区中运用环形动线,通过曲线将分离的各功能空间流畅地串联到一起,敞开式的风雨连廊随地形沿途经过老年人的居住单元、餐厅、工作室、健身房、舞蹈房、阅览室等。


  环形的步道是被明确限定的交通流线,没有对于方位的暗示,老年人可以通过交通到达社区的任何一处。同时,外部自然环境和社区建筑的功能可以更好地融合,游离于步道和建筑周围的外部空间,对于老年人路径和行为没有限定,实际上蕴含了多种可能性,目的是使老年人在社区中受到一种正面的情绪影响。


  设置在社区中的配套设施,营造开放式的空间感和视觉的可穿透性,让老年人可以观察到周围其他老年人的生活状态,感觉自己身处社群之中。留足天然的泛社交空间,让老年人可以在空间中没有目的性、没有负担地走动和停留,在安宁的状态中仍然体验到社区归属感。


  例如,荷兰鹿特丹的生命公寓,就被设计成联动周边街区的社交中心,周边的居民可以来养老社区内的超市购物,周末的跳蚤市场也设置在养老社区内,高度开放的空间让老年人的生活高度融入周边的“大家庭”。这类城郊大型养老社区还可以通过对生活配套的开放设计带动周边街区的城镇化。


3.2  提供多趣的空间体验

  除了从空间的角度让老年人保有轻松感,社区内还可以设计多种趣味场景,赋予功能空间场景感。例如:室外活动空间可以被打造为主题乐园,老年人在互动和玩耍中自然而然地完成锻炼和康复运动;将茶道和武道相结合,让老年人在品茶、冥想或简单的武术活动中体验身体实践与精神修行。


  通过将老年人生活的每个瞬间场景化,由交错穿插的社区故事线为老年人创造温馨的回忆。这些故事和回忆也塑造着每个养老社区自身独特的人际关系与社区氛围。


3.3  鼓励老年人对空间进行探索和发现

  社区在为老年人提供强力支持的同时,也应当鼓励老年人自主发现与探索,对他们的想法给予充分的尊重,即老年人不是被动的接受者,而是自己生活的主导者。例如,日本梦之湖老年康复日照中心就设置了“梦”币,这一虚拟货币系统只在梦之湖内部流通。


  老年人通过参加游戏或康复活动等来赚取虚拟货币,获取“梦”币可以存入虚拟银行,或使用“梦”币换取茶室、料理教室、按摩水床等服务。这种激励模式可以帮助调动老年人的积极性,提高公共空间的使用率。社区内多功能厅或灰色功能空间可以留足自由度,老年人能够自主对空间的功能进行重组和重新定义,老年人身份由“使用者”转变为“参与者”,使空间可以最大化地发挥效用。


3.4  保持多元化的同时寻求个体与群体的平衡

  在社区通用的适老化设计中,还需考虑每个老年人都首先应当被看作是一个独特的个体。个体的需求随着社会的多元化而越来越多样,公共空间需要提供的不只是一种标准化的选择,在满足老年人群体需求的基础上,还应提供多样化的、灵活的选择。


3.5  留足持续运营的弹性

  为了适应社区的可持续性经营,社区公共空间的设计也应当考虑后续运营的灵活性。例如,在配套的设计中考虑老年人及社区的全周期变化:从社区的起步到人气的逐步聚集,对配套的需求和使用频率会发生变化,前期入住率较低时如何营造社区的温馨氛围;当老年人身体机能的自然衰退导致自理能力下降时,原先的许多配套或将不再适用于部分高龄老年人,配套又应如何进行合理改造以更契合老年人的需求。这些都是需要在设计中提前思考的。


  在上海亲和源养老社区中,原先楼栋的底层空间被设计为超市及便利店,后期便随着社区的运营需求和老年人的情况改造成了书画室等兴趣空间。有的养老社区在运营过程中,每隔3~5a即通过软装修更新或回访的方式让空间持续满足老年人最主要的功能需求;也有的社区在设计初期便留出许多弹性空间,为后期社区运营可能产生的需求调整做准备。


4、结    语

  对城郊大型养老社区的整体公共空间进行设计时,不仅要综合考虑地理位置及周边环境所带来的优劣势,而且还要思考自身的功能和所能提供的生活体验。当设计策略从人本身出发,以使用者为导向时,便自然而然地形成多元化、包容性的视角,通过对空间生活化和场景化的设计来更好地应对老年人需求的变化。随着新型城镇化的发展,这类社区也必将面临更多的机遇和挑战。


  此外,如何从公共空间着手,更好地解决交通局限性所带来的问题、社区和周边产业街区融合的问题,都还需要进一步实践与研究。


展览总图 exhibition
map

组织机构 organi
zation